趣店罗敏的厦门新身份

发布日期:2019-07-10

  他是趣店集团创始人 又是厦门市投资顾问 

  投资顾问这个新身份,罗敏无比珍视。在他看来,这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为厦门做贡献的责任。

  很快地,罗敏邀请的第一批企业家朋友降落厦门;5天后,第二批企业家朋友降落厦门;他的第三批朋友也将来厦门考察会谈。

  罗敏像一个“老厦门人”一样接待了他们,热情地介绍厦门一流的环境、舒适的生活,以及亲商的政策环境、有诺必应的招商服务。

  被罗敏请来厦门的一位企业家朋友说,罗敏把厦门当家了,他希望这个家越来越好,朋友们都来。

罗敏

罗敏(中)与企业家朋友们在厦门趣店总部29楼咖啡厅畅谈。

趣店集团厦门总部 (本版图/厦门趣店总部 提供)

 

  “万里归来颜愈少……此心安处是吾乡。”苏轼在《定风波》中的这句话,用在此刻的罗敏身上再贴切不过。

  2018年将上市公司总部从北京搬到厦门的趣店创始人罗敏,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把厦门当成了自己的家乡。

  2019年4月29日,“新厦门人”罗敏获得了一个新身份——他被厦门市委、市政府聘请为投资顾问,这是一个需要为厦门做贡献,帮助政府招商引资,吸引海内外高端项目和人才的身份。

  刚刚落户厦门、日常工作繁杂的罗敏本可以把投资顾问作为一项荣誉,不必太过在意。但,这不是罗敏,他已经把厦门当做自己的家,要尽心履职,快速推进,言之必行,行之必果。

  5月11日,一个周六,罗敏的第一拨企业家朋友——唱吧创始人陈华、松鼠拼拼创始人杨俊来到厦门,罗敏引荐,见到了厦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

  5月16日,罗敏的第二拨朋友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小牛电动车创始人李一男、福佑卡车创始人单丹丹、蜜芽创始人刘楠、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赤子城联合创始人王新明来到厦门,受到厦门市有关领导的热情接待。

  第三批,还将有四五位罗敏的企业家朋友来到厦门。这些企业家在厦门的时间里,罗敏像一个“老厦门人”一样接待了他们,邀请他们参观趣店总部,热情地向他们介绍厦门一流的环境、舒适的生活,以及亲商的政策环境、有诺必应的招商服务,并热忱地邀请他们来厦门投资营商。

  “罗敏当时给我打了个电话,很兴奋,说他有一个新身份,是厦门市的投资顾问。”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说,罗敏在电话里讲了很多厦门支持新经济发展的政策,邀请他和被投的独角兽公司组个局,一起来厦门考察落户。“罗敏是个很靠谱的人,我听了也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所以马上就来了。”

  “能看出来老罗是真的喜欢厦门,真心实意想为厦门做些事情。”被罗敏请来厦门的一位企业家朋友说,罗敏把厦门当家了,他希望这个家越来越好,朋友们都来。

  从罗敏对待投资顾问这个“新身份”的态度可以看出,“扎根鹭岛,建设厦门”,这句罗敏经常在趣店内部讲的话,绝不是留于口号,而是落在实实在在的行动上。

  罗敏希望朋友们,或者把公司搬迁到厦门来,或者找到业务发展与厦门政策、资源的结合点,趣店享受到的好处朋友们也都能享受到。 

  王安石有句诗,“人生乐在相知心。”

  在厦门见到惺惺相惜的创业家朋友们,罗敏格外开心。这些创业的老朋友们都非常忙,但罗敏亲自邀请,很多人推掉其他活动连夜赶了过来。有的凌晨落地厦门,深夜两点才到酒店。

  吴世春说,以前觉得,相比北上广深来说,厦门的营商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但罗敏专门出面邀请,而且他在厦门的状态非常好,说明厦门给予了趣店非常好的土壤和发展环境。“罗敏很靠谱,他充满信心推一个地方,那我们肯定要去看一下,推掉别的事情也要来。”

  刘楠在飞往厦门前的当天晚上还接待了西部某省常务副省长的考察团,在公司介绍完业务就晚上7点了,然后直接去机场,坐8点多钟的航班,凌晨落地厦门。

  按照接待流程,罗敏会先邀请这些老朋友们到趣店的办公室里坐一坐。在厦门中航紫金广场趣店总部29楼咖啡厅,罗敏亲自接待大家。咖啡厅的落地窗外,就是一览无余的大海,碧海蓝天,海面上帆船点点。

  “罗敏的状态非常好。”单丹丹说,在罗敏还没有搬到厦门之前,她曾在北京奥森公园旁边的趣店办公室里与罗敏聊过一次,那时感觉罗敏的状态很疲惫,“人很紧”。而这次在厦门见到罗敏,状态完全不一样了。

  单丹丹说,罗敏显得“很放松,很舒展,很自信,跟在北京时候状态完全不一样”,这让她感到震惊,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罗敏就像换了个人,能感觉到他对未来充满信心,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好。”

  而见到老朋友的罗敏,俨然以一个厦门人的心态来招待大家了。

  罗敏向每一个朋友展示自己手机里厦门身份证的照片,“你看,这是我的厦门身份证,我现在是地道的厦门人了。”罗敏笑着说。

  罗敏跟吴世春、陈华、王新明他们讲自己现在每天工作以外的生活:跑步,踢球,在海边散步;还告诉他们厦门有哪些对企业的扶持政策,营商环境如何友好,企业搬过来能享受到哪些红利等等。

  罗敏希望朋友们,或者把公司搬迁到厦门来,或者找到业务发展与厦门政策、资源的结合点,趣店享受到的好处朋友们也都能享受到。更重要的是,大家结伴而行,形成新经济聚集地和人才高地。越来越多的好企业和人才来厦门落户,趣店也会发展得更好。

  经济学上有一个词叫“热带雨林效应”,独木难成林,只有形成热带雨林生态,才能形成稳定持续的生长环境。趣店显然明白这一点。

  趣店公共事务部总监韩超说,罗敏作为厦门市投资顾问,向厦门政府提出重点发展新经济的建议,把厦门打造成“新经济之都”。罗敏建议厦门搞“一城一园一基金一峰会”,也就是独角兽城、创业园、创投基金和新经济峰会,把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新经济企业以及一些有高成长性但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的企业一并吸引到厦门。

  市委市政府领导周末出来招商,很拼,也很亲民,完全没有官架子,对企业的诉求非常重视,让他感觉厦门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 

  真正的重头戏,是企业家们与厦门市领导的会谈。

  许多企业家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招商引资的地方官员了。过去四十年,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催生了招商引资潮,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经济学家张五常将其总结为“县域竞争论”,也有经济学家称其为“锦标赛理论”。

  但罗敏请到厦门的这些企业家在见到厦门官员后,普遍的评价是“有大格局,专业,用心,务实,亲民,没有架子,实实在在,不搞虚的。”

  王新明说,以往参加领导座谈,基本上是领导一坐,大家都很安静地看着,轮番说一说,基本上就是做一个自我介绍,没有时间深入地探讨。而“厦门的这次座谈,完全不同,是他参加过所有政府座谈中“最愉快,最有存在感、参与感、获得感的一次”。

  会见企业家的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以及各相关部门负责人,显然都在会谈前做足了功课,对企业的情况非常了解。跟企业家一聊,就能谈到目前企业所在的行业面临哪些问题,如何与厦门本地资源相结合实现更好的发展,政府可以为企业提供什么支持等等,很专业,很实在。

  比如,刘楠谈到“蜜芽”项目是为了解决妈妈们的焦虑,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听到后说,这是个非常大的社会课题,值得考虑如何往下发展。

  单丹丹讲到中国模式“出海”的话题,胡昌升书记说非常棒,厦门特殊的地理位置有独特的优势,可以作为成熟的中国经济模式“出海”的桥头堡。

  对市委市政府领导最深的印象是,平易近人,不打官腔,很容易沟通。“要见到一个城市的市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陈华说,在厦门,他第一次去就见到了市长,而且市长完全不像想象中官员的样子,更像学者,讨论的都是企业发展实实在在的问题。

  杨俊也是同样的感受。在他看来,市委市政府领导周末出来招商,很拼,也很亲民,完全没有官架子,对企业的诉求非常重视,让他感觉厦门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

  吴世春的总体感受是“两个高”——高颜值、高素质,高颜值指的是厦门的环境,高素质指的是当地官员。

  他连用了四个特别:“特别佩服,特别敬业,特别热情,特别专业,他跟你在一个频道上对话,很多东西你不需要去解释。我也跟其他地方官员沟通过,但他们可能根本不懂互联网的事情。”

  事实上,2018年厦门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曾明确提出“两个高”,要“全力建设高素质创新创业之城,全力打造高颜值生态花园之城,坚定不移实施项目带动战略,全力扩大有效投资”。

  而厦门也是中国最早一批“触网”的城市,曾经诞生了美图、美柚、吉比特、4399等知名互联网企业,是“流量经济”的重镇。

  “来厦门整体的感受就是不虚此行。”吴世春说,首先行程安排得很好,然后与厦门市主要领导聊得非常好。原定的会见为一个小时,最后延长到两个半小时,而且谈完以后吴世春还受邀去办公室谈厦门的规划,这让他感受到了厦门对企业的热情、盼望。

  不仅如此,在厦门座谈结束完之后,几位企业家很快在北京又见到了专门赶来推进后续进展的厦门市政府领导。“凡事有回响,事事有着落,是真的推动,而不是简单聊一下,然后就没有动静了。”吴世春说。

  厦门是经济特区、计划单列市,政府决策非常快,周期短。在政策扶持、税收优惠、人才补助等各个方面,厦门政府都可以做到有诺必应,最大程度让企业得到应得的政策优惠。 

  罗敏与厦门结缘其实是一次意外。

  生于江西宜黄的罗敏,是导演贾樟柯口中的“小镇青年”。在中国,几乎每一个小镇青年的心中,北上广深才是他们梦想的应许之地,每个人都期待着人生来一次余华式的“出门远行”,有一天能实现草根逆袭。

  罗敏也不例外。2005年,22岁的罗敏在北大南门,租了一间每月600元的地下室,准备一门心思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

  但最终因为受到一次次讲座的激励,罗敏决定去创业。趣店并不是他的第一个项目,在此之前曾经历多次失败。但罗敏的优点是抗挫性强,学习力强,行动力强,决策超快,“断舍离”,又“反脆弱”。

  罗敏最终在趣店这件事情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34岁的时候去美国敲钟,坐拥一家市值一度过百亿美金的公司。

  北京无疑是罗敏的福地。北京强大的资源聚集、人才聚集和舆论光环效应,成就了张朝阳、李彦宏、刘强东、张一鸣、王兴、罗敏等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互联网创业英雄。

  不过,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大”,对企业来说,既是优点,也意味着某种限制。例如,人员流动过频,员工显得“躁”;作为大企业扎堆的地方,创业企业能得到的重视和个性化服务都相对分散等等。

  好在,互联网正在打破传统的空间聚集模式。美国科技思想家凯文·凯利说,互联网最大特点是在线化、网络化和去中心化,人们可以借助互联网进一步摆脱时间和空间等物理属性的限制。

  回顾人类史上的历次科技变革,新技术的兴起总是伴随着地理空间约束的减弱。工业革命前,人类依赖江河运输、水利灌溉,农业和手工业主要分布在江河流域;工业时代,蒸汽机让工厂摆脱水源限制,跟着能源走;铁路、航空进一步解放了空间限制,人类进入全球化时代;信息化时代更是如此。

  眼下的中国,已经出现了新经济产业“去中心化”分布的趋势,厦门无疑想抓住这个趋势。厦门地处东南沿海,与我国台湾隔海相望,是台胞返乡的第一站。厦门风景优美,空气清洁,但面积有限,不可能过度依靠房地产和制造业,吸引新经济和高科技企业落户符合厦门的禀赋优势。

  2017年年初,罗敏与厦门市领导在厦门相遇,政府立刻向趣店伸出了橄榄枝。当年夏天,厦门市市长亲自带队再赴北京与趣店团队会面,邀请趣店来厦门。两次会面,让罗敏彻底动了心。

  厦门湿润的气候、清爽的空气、四季常青的环境、顺畅的交通,都给罗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重要的是,厦门市委、市政府领导身上所展现出的国际化视野、亲商的热忱、务实的工作态度、恪守承诺的工作作风,都让罗敏十分欣赏。

  厦门还是经济特区、国家计划单列市,政府决策非常快,周期短。在政策扶持、税收优惠、人才补助等各个方面,厦门政府都可以做到有诺必应,最大程度让企业得到应得的政策优惠。再加上趣店可以在厦门海岸线旁边建设自己的总部基地,更是圆了罗敏多年夙愿。

  这种种因素,让罗敏做出将总部全部搬到厦门的决定。2018年7月趣店总部分两批正式南迁厦门,罗敏与几百位员工以及背后的家人一起成为了“新厦门人”。

  招商大会之后,罗敏立刻在趣店内部成立了一个招商小组,他出任组长。同时,罗敏亲自联系在各地创业的新经济领域的企业家朋友,邀请他们来厦门实地看一看。 

  南迁后,不管是罗敏还是趣店员工,提起厦门来都赞不绝口。

  厦门最直观的好是环境。趣店办公室楼下就是海岸线,工作累了就下去跑一圈,每周再踢几场球,工作的劳累很快就烟消云散,幸福感大大提升。

  除了看得见的硬件,厦门软环境的好,也让趣店人印象深刻。在员工落户、子女入学、就医、人才补助等各个方面,厦门地方政府也在帮助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只要政策上有的优惠,政府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甚至还会主动提醒。”

  趣店南下后,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强带领各个部门的领导来趣店办公室座谈,询问安家等相关问题,并根据厦门相关政策一一有针对性地给予解答。政府如此亲民、务实,让趣店人耳目一新。

  这一切都让罗敏和其他趣店员工迅速融入厦门,对厦门有了家的归属感,并对厦门心存感恩。

  2019年4月,厦门大学98周年校庆,趣店一举捐款2000万元,合作成立“人工智能”与“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专门用于培养金融科技相关人才。

  4月29日,厦门市召开招商大会,罗敏与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北京字节跳动科技创始人张一鸣等企业家被聘请为厦门投资顾问,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亲手颁发聘书,厦门市市长庄稼汉宣读受聘名单。

  投资顾问这个新身份,罗敏无比珍视。在他看来,这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为厦门做贡献的责任。

  “罗敏觉得厦门这么好,应该让朋友们都知道,让他们都过来。而且厦门政府对趣店这么好,趣店也应该为厦门实实在在做些事情,尽一份‘厦门责任’。”对接趣店南迁事宜的公共事务部总监洪剑东说,老罗是一个行动力极强的人,不说大话,说干就干。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招商大会之后,罗敏立刻在趣店内部成立了一个招商小组,他亲自出任组长,另外三位高管担任副组长,还有四位组员。同时,罗敏亲自联系在各地创业的新经济领域的企业家朋友,邀请他们来厦门实地看一看。

  “有一天,我突然被罗敏拉进了十几个微信群里,他一个一个拉的,手机突然啪啪响。”洪剑东说,罗敏邀请他的企业家老朋友们来厦门,专门一一拉微信群,让他对接。

  很快地,在罗敏接受投资顾问新身份不足两周时,他邀请的第一批企业家朋友降落厦门,罗敏与政府领导一同接待了他们;5天后,第二批企业家朋友降落厦门;很快,他的第三批朋友也将来厦门考察会谈,已在日程表上。

  有了投资顾问罗敏的推动,有了地方官员的热忱,不少企业家开始认真思考南迁厦门这件事。罗敏和趣店已经成为厦门招商的一张名片。 

  有了投资顾问罗敏的推动,有了地方官员的热忱,不少企业家开始认真思考南迁厦门这件事。

  不过知易行难,每家企业所处的行业不同,所处的阶段不同,诉求也不尽相同,要像趣店那样整体搬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企业家说,趣店南迁的时候已经上市,团队和业务模式相对成熟而且业务线上化,南迁不会受到影响。而自己的企业正处于爬坡期,目前无法做到像趣店那样整体南迁,他们会考虑从别处切入,寻找和厦门相关的其他结合点。

  也有企业家考虑先将部分业务线放到厦门,先合作起来,结合厦门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先试试水,滚动起来,将来看情况再做更深度的合作。

  “这就跟谈恋爱一样,看缘分和时机。”王新明说。

  不过,在罗敏这个“媒婆”的撮合下,厦门与这几位企业家彼此的眷顾已经开始了,就像法国作家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在著名的童话故事《小王子》里说的,“因为眷顾过,对小王子来说,那朵玫瑰花再也不是普通的玫瑰花了。”

  吴世春作为投资人,旗下投出了不少独角兽公司,他的梅花创投已经确定将和厦门市联合承办一场高峰论坛,同时考虑在厦门创办一个独角兽产业园,推动梅花被投企业落户厦门。厦门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也是梅花创投的天使LP,双方未来还将有更深入的合作。

  吴世春很感谢罗敏作为厦门投资顾问,也作为梅花投资的兄弟公司创始人,给独角兽企业组的这个局,让大家看到了厦门这个环境优美、潜力巨大的城市的新机会。在他眼里,厦门很像美国的西雅图,特别美,又不是很大,未来会聚拢一批波音、微软、星巴克这样的世界顶级公司。厦门对于梅花投资的企业来说是一个福地,也是一个宝地,也有望成为企业走上新台阶的一条新跑道,飞向更远的地方。

  罗敏和趣店已经成为厦门招商的一张名片。趣店公共事务部副总裁林友说,因为趣店到厦门,罗敏很多朋友开始关注厦门,趣店全国各地的合作伙伴开始关注厦门,以前他们可能只知道鼓浪屿、厦门大学,现在知道厦门还有趣店。

  对罗敏和趣店人来说,也为自己的厦门新身份感到自豪。“以前来厦门出差,会说‘去厦门’,现在再来厦门,会说‘回厦门’。从语言的变化,就能看出来,我们与厦门的关系不一样了,厦门现在就是我们的家。” 林友说。

  ● 文/本报通讯员 赵继成

 

责任编辑:廖文焱

声明:凡本网转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及主办、承办单位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网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