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多地主动吸引东部人才 新政引超百万人落户西安

2018/12/25 阅读(

一向是“孔雀东南飞”,但大批西部地区从去年开始加入人才争夺队伍,今年以来更是频频引发“孔雀西飞”。

近期,西安宣布今年以来新增人口已经突破75万人,再加上2017年落户的新增人口25.7万人,这标志着在当地于2017年实施“人才新政”后,落户人口已经突破百万。而这也进一步推动了西安户籍人口或在2018年末,突破千万大关。

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西部城市到东部城市开展招聘会的次数越发频繁,如重庆市开展的“赴国内高校引进紧缺人才活动”,而西安、成都等地今年也开展了上述活动。

多因素表现,在人才大战中,不少西部城市已经在竞争中走到前面。然而,这仅是人才争夺战的开始。

“‘抢人’不仅仅应体现于户籍上的数字增长,而是要能提供与新落户人口增长相匹配的就业岗位,并能真正的‘消化’这些新增的落户人口。”西南财经大学教授刘璐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并把他们转化成当地经济发展的长久动力,这才是良性的循环。”

西部主动向东部抢人才

西安是西部多地在2017年出台“人才新政”以来,首个引进人才达到百万的城市。

根据2017年西安市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当年新增落户人口25.7万人。

进入2018年,西安在引进人才方面开始加速,并相继实施了人才新政、户籍新政、创新创业新政等一系列人才落户计划,如在高端人才引进方面,根据2018年5月17日发布的《西安市进一步加快人才汇聚若干措施》,西安市属单位公开招聘博士研究生,安家补助费每人由5年10万提高为5年15万。而在应用型人才方面,若应届高校毕业生在西安就业落户、签订劳动合同并交纳社会保险的,给予1000元一次性奖励补助。

在上述措施的推动下,根据西安市政府的统计,2018年1月1日至12月3日10时,西安市全市市外迁入共73.0606万人。其中博士以上1198人,硕士研究生25276人,本科225438人,人才引进29981人。

12月11日,上述人才总数进一步增长至75万人,标志着去年3月1日西安户籍新政实施以来,新增人口突破100万,同时,大量的人才落户将也进一步推动西安实现户籍人口达到千万级的目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8年以来,西部地区加快了对人才引进的步伐。这些城市不仅不再是将重心放在避免人才“东南飞”方面,而是主动出击,到东部城市寻觅人才,争取吸引更高端人才到西部城市发展。

其中一个表现是,西部城市到东部城市开展招聘会的次数越发频繁,如重庆市开展的“赴国内高校引进紧缺人才活动”,其高校覆盖了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等国内著名院校。重庆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人才资源总量达到600万人,占人力资源总量的比重达到34%。

同时,包括西安、成都等西部地区,亦有上述活动开展。成都市人才办副主任阳夷在近期的一次人才活动上透露的数据显示,目前以“成都人才新政十二条”为代表的人才政策,已经引进了高层次人才659人,顶尖团队64个。

而成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的《2018成都人才流入大数据报告》显示,重庆、北京、上海成为今年1-11月成都流入人才主要来源城市。薪酬变化最大的“沪漂”甚至愿意降薪一成来成都上班。

“新一线城市吸引人才,有个大的经济背景是产业转移,即一线城市由于土地,房价等生产和生活成本较高,导致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向着拥有更低生活成本的中西部二线城市流动。”刘璐认为,“这些新增的人口,从生产和经济增长的视角来看,本身就是一种劳动要素。如果他们能顺利获取就业,那么自然就围绕产业在发展,城市经济也在增长,同时,这些新增人口的衣食住行等等,又会带来延伸的需求,从而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公共资源供给考验地方能力

不过,亦有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大量人才的落户,也将给地方财政带来一定压力,同时将对地方公共资源的供给能力提出考验。

据成都市社科院课题组在2014年的研究: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成都每增加1个城镇户籍人口所需要的财政支出增量为16.8万元,主要包括公共基础设施、社会保障、义务教育、医疗卫生、就业服务、住房保障和社会治安、文化体育等领域的投入。

在西部地区新增大量户籍人口的同时,考验的一个方面,即是地方的公共资源供给,能否跟上步伐。

以衡量城市公共资源供给的指标之一,医疗机构病床的人均拥有量计算,2017年末,西安为0.0069张/人;成都在2017年末户籍人口达到1435.3万人的背景下,人均床位拥有量为0.0094张。

另一方面,尽管西部城市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吸引人才落户,但在高端人才的引进方面,却仍表现出共同的问题,即人才服务体系不健全,对高端人才吸引力不足。

如九三学社重庆市委青年工作委员会的一项研究课题显示,近年来重庆不断加强了高端人才引进力度,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全市高端人才储备总量一直不大,同时由于人才服务体系不健全,对高端人才吸引力不足,高端人才流失严重。

课题指出,重庆在2017年出台了鸿雁计划,取得了较好成效。但现行的《引进高层次人才若干优惠政策》已多年未做调整。同时,也未能覆盖本土人才。如这个文件引入两院院士安家补贴200万,广州2017年安家补贴最高1000万,四川安家补贴也在500万以上。

对于人才的引进与使用,重庆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彭劲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对于人才而言,有一个更好的平台让人才留住,并发挥更大的效益,这才是根本的目的。

对此,他的建议是,引进人才并非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即“首先尊重人才,识别人才,根据人才的特点来配置相应的资源;在制度允许的范围下,宽容失败,让人才有充分的施展空间,这样才能转化为最后的生产力”。

“这些新增人口年轻,文化层次高,会在未来十到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成为当地劳动力供给的主力。”刘璐表示,“另一个问题是基于城市人口老龄化的考虑,现在抢到一个大学毕业生,就等于抢到了这个城市未来十到三十年的生产力和消费力的中间力量”。

声明:凡本网转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及主办、承办单位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网站管理员联系。